畫像1 畫像2

遊民畫家泊仔送的畫像,在左圖中白鳥的右下方,就是他自己。

  我想我是一個認真的人,有時候到了嚴肅的地步。還記得剛入小學的第一課就是ㄅㄆㄇㄈ,老師說下週要考,可是一週過去了,我還沒全學會,急得不得了,回家就發燒了,媽媽還得幫我惡補。下星期老師竟然完全忘了考試這回事!而我至今餘悸猶存。
  最近一位好友退休,她在嚴肅這件事上比我更勝一籌,在我們為她舉行的餐會中一絲不苟地討論未來生活的意義,我勸她不必急,不妨先混一混。李豐(寫《我賺了四十年》的那位台大醫師)在電話上聽了我的轉述,大笑道:「你混得怎樣?」我說:「不錯啊!」她卻不以為然:「我聽妳聲音就知道妳還是那樣,說話太快了!」幾十年來她一直勸我慢下來。慢才能品味生活,才能靜攬人生,才能修鍊身心。
  不僅需要調整步調,我也想改變自己的寫作風格,輕鬆一點,閒適一點,更多一點生活,多一點感覺。渴望有自己的部落格,不被字數、時尚、市場、刊物風格、主編好惡綁住。大部分是為自己寫吧,也為了分享,至於未來,就交給上天了。 email: yenlinku@mail2000.com.tw
 

2017-10-01

In Memory of Jaroslav Zemánek (1946 - 2017)

--- Pei Yuan Wu (September 19. 2017)

Only after reading the September 9, 2017 issue of “Headlines & Deadlines”, the newsletter for members of the American Mathematical Society, did I realize that an old acquaintance of mine, Jaroslave Zemánek, had passed away on February 18 this year at the age of 70.

As a Czech, Jaroslave Zemánek (1946 - 2017) obtained his Ph.D. degree in 1977 at the “Institute of Mathematics” of the “Polish Academy of Sciences” in Warsaw under the guidance of Wieslaw Żelazko, and afterwards spent all his career, a total of 35 years, there.

2017-08-31

蔡英文與蕭正堂

--- 吳培元 (完稿於20177)

  三十四年前的一場墜崖意外, 同時改變了兩個人的命運, 也牽扯出一段我們現任總統蔡英文的過往情史。

  蔡英文 (1956 - ) 出生於臺北市的富商之家, 其家族來自"屏東縣枋山鄉". 1978年取得"國立臺灣大學"法律系法學士學位後, 她循著當時一般學生的求學軌跡, 前往美國"康乃爾大學" (Cornell University) 留學兩年後, 1980年取得法學碩士學位, 其後再到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 (The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 繼續求學, 研究計畫題目為《不公平貿易行為與防衛機制》(Unfair Trade Practices and Safeguard Actions), 而於1984年取得法學博士學位據網路上的報導, 她在"康乃爾大學"求學期間, 在校園裡遇到一位成績優異的男士, 課餘時間把臂同遊, 兩人的感情突飛猛進, 甚至到了論及婚嫁的程度, 但後者卻因為登山意外死亡, 令她大受打擊, 憂傷不已, 當年她23, 從此不願意再談感情, 一直單身至今這一段報導的部分細節, 其實並不完全正確.

2017-08-01

顧燕翎簡歷

顧燕翎簡歷(Yenlin Ku)
2017/08/01

2017-07-20

女書店打烊與我的著作權保衛戰 Fighting for my copyrights when fembooks closes down

顧燕翎

  女書店曾是華文世界一座微小卻閃耀的燈塔,雖然侷處於台北市小巷弄的二樓,必須爬上細窄老舊的木梯才得以進入,為了省錢,臨街靠窗的光亮處早已分租了出去,顧客只能在不見天日的狹長空間錯身,卻仍舊吸引了來自各地的女性主義者,成為台北的地景,受到週邊朋友羨慕。因此,女書店雖然經營不善已經很多年了,歇業的消息一傳出,仍在亞洲各地的婦女研究圈引發震驚和嘆息。

2017-07-08

交通大學停車費及停車位的討論---期望經由討論公共資源可以合理分配 Parking Policy on the University Campus


1. 顧燕翎給交大校長的信,附本給教師會長唐麗英 2017/06/28
懋中校長:
  因為在網頁上未能查到總務處或事務組的信箱,冒昧直接向您反應。建請總務處考量長期在交大工作的外部廠商聘用人員停車收費標準的合理性。
  據了解,廠商聘用人員的年度停車費是本校教職員的2.5倍(4,500元),卻不能使用教職員的藍線停車位,只能使用學生和訪客的白線車位。對於一人有兩個以上車位的高階主管和使用藍線車位的教職員而言,可能很難想像每天在離工作地點較遠的地區或宿舍區尋找白線車位的不便和辛苦,以及因此而生的不公平的感覺,尤其是看到藍車位還有很多空位時。(我很少回交大,但每次回來都體會到找車位的不易。)

2017-05-04

電影「女權之聲:無懼年代(Suffragette)」導讀 Movie review

 顧燕翎  【Gender在這裡--性別視聽分享站】: http://www.gender.ey.gov.tw/Multimedia/ (行政院性平處)                
劇情概要                                                                                                                                                 Image result for suffragette movie poster
  1912-1913年的倫敦。
  洗衣廠女工茉德被老板派出去送包裹,碰上了爭取婦女投票權的激進派在大街上砸玻璃窗表達抗議,她的同事薇拉也在其中。後來,國會議員之妻霍頓太太發動洗衣店女工去議會為婦女投票權做證,薇拉因被丈夫毆傷不便出面,臨時由茉德上場,她的證詞感動了所有人。然而議會最終沒有通過女性投票權,反而出動員警鎮壓聆聽消息的女性。茉德也被逮捕。在獄中,她遇見艾蜜莉·戴維森

2017-03-10

公務員的處境比動物好嗎? The peculiar status of public servants in a "democracy"

顧燕翎 
   立委林岱樺主持《野生動物保育法》修正草案協商時,要求主管機關擬定放生辦法,在此之前,農委會或地方政府應設立收容中心收留被棄養的動物。會議錄影帶流傳出來,林岱樺堅持政府有責任收容這些動物,但林務局長卻說,「棄養動物就是違法」。最後委員三度怒嗆,「局長,你現在是在跟我對幹膩?」威風凜凜氣勢凌人,引發網民不悅,而受到撻伐。

  因為權力不對等,有理說不清,在公部門這是常見的場景。難得有官員敢堅守法律,冒著日後被修理的危險,不唯唯諾諾,因而大快人心。等到讀到官員的名字──林華慶,我不但感到高興,更欣慰在公務體系服務的華慶未被折損到放棄品質。

2017-02-27

是女人為難女人?還是制度壓榨女人?   Is it really "women against women"?

顧燕翎 
   225日我的昔日同事周韻釆在她的專欄中指責婦權團體反對代理孕母合法化,貶抑以身體獲取勞動報酬的行為,缺乏對底層女性同理心。「婦權團體必須告訴我們,為什麼不孕患者想享有生育的權利應該被剝奪?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我曾任前兩屆行政院性平會委員,多次參與有關代理孕母合法化的討論,感到有義務回答韻釆的公開質問。

2017-02-23

不要歧視女農 Women in agriculture deserve more respect

顧燕翎 農委會性平會民間委員

司改國是會議才剛開幕,就有法官批,議題內容陳義太高又貪多,連法律人都未必懂,這樣司改如同「跟農婦講雲端」,無法溝通,又沒有效果。言下之意,女性農民是最落伍、無學習力的一群人。

2017-02-20

全球婦女抗議川普歧視女性 顧燕翎問為何台灣婦運無聲 Why do women's movement groups in Taiwan stay quiet on Trump's insult of women?---a conversation with Yenlin Ku, Taiwan's first femocrat

觀察雜誌    2017年3月號 The Observer, March 2017
文/陳淑英
  顧燕翎是台灣婦運老將。她自1970年代投入婦女研究和婦女運動,1998年進入台北市政府,成為台灣首位女性主義政務官。今年一月,全球各地從南到北四百多萬婦女走上街頭,不畏氷雪風寒,抗議川普長期藐視女性、多次對不同女人性騷擾”Women’s March聲勢浩大,創下歷史紀錄。亞洲的東京和馬尼拉、非洲的奈羅比都未缺席,台灣的婦運卻出奇安靜無聲,顧燕翎不禁投書報紙,問「婦女運動在否?」
 

2017-02-06

台灣的婦女運動呢? What happened to the women's movement in Taiwan?

顧燕翎 2017/1/23  聯合報

1980年代,台灣有沒有婦女運動?」或者需不需要婦女運動,這樣的問題經常出現。1990年代以後,隨著全球婦運的開展,台灣婦運成果有目共睹,婦女研究也一度成為「顯學」。可惜好景不常,婦女先被「兩性」取代,後來兩性又被「性別」取代。「男女工作平等法草案」變成了「兩性工作平等法」,再改為「性別工作平等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