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像1 畫像2

遊民畫家泊仔送的畫像,在左圖中白鳥的右下方,就是他自己。

  我想我是一個認真的人,有時候到了嚴肅的地步。還記得剛入小學的第一課就是ㄅㄆㄇㄈ,老師說下週要考,可是一週過去了,我還沒全學會,急得不得了,回家就發燒了,媽媽還得幫我惡補。下星期老師竟然完全忘了考試這回事!而我至今餘悸猶存。
  最近一位好友退休,她在嚴肅這件事上比我更勝一籌,在我們為她舉行的餐會中一絲不苟地討論未來生活的意義,我勸她不必急,不妨先混一混。李豐(寫《我賺了四十年》的那位台大醫師)在電話上聽了我的轉述,大笑道:「你混得怎樣?」我說:「不錯啊!」她卻不以為然:「我聽妳聲音就知道妳還是那樣,說話太快了!」幾十年來她一直勸我慢下來。慢才能品味生活,才能靜攬人生,才能修鍊身心。
  不僅需要調整步調,我也想改變自己的寫作風格,輕鬆一點,閒適一點,更多一點生活,多一點感覺。渴望有自己的部落格,不被字數、時尚、市場、刊物風格、主編好惡綁住。大部分是為自己寫吧,也為了分享,至於未來,就交給上天了。 email: yenlinku@mail2000.com.tw
 

2020-07-31

“Sex” and “Gender” in Taiwan  不只是中翻英的問題  不只是中翻英的問題

            顧燕翎

2018720消歧公約(CEDAW)3次國家報告之國際審查會議中,有民間團體提案,要求政府在概念上和用法上採取該公約對於生理性別(sex)及「社會性別」(gender)之定義,勿以意義不明確之多元性別取代消歧公約中的「女」、「男」,得到國際審查委員會的認可。20197月我參與部會之性平會議,發現行政院要求各部會依照消歧公約中性」(sex)與「性別gender)的定義和用法,「統一所有法律和政策文件用詞,並促進對『性』與『性別』正確、一致之認知。」由於指示並不具體,在座之性平委員和性平處代表也不明事由,我感到十分困惑,乃上性平處網站詳閱中英文會議紀錄及資料,發現這可能是一重大議題。

  我乃於2019720日致信行政院羅政務委員秉成等,反映性平處網站有關消歧公約(CEDAW)3次國家報告審查會議之中文翻譯可能未掌握國際委員建議之重點,亦即目前在台灣對於"生理性別"和"社會性別"的概念和實際上的使用都有所偏誤(the inappropriate conceptual and practical use of the terms“sex”and gender”in Taiwan)(官方譯文漏掉在台灣)而需要「檢視法律及政策文件,予以修正」。國際委員們特別指出在台灣使用不當是很嚴肅而具體的表達,略去台灣便失去焦點,而使得委員會的結論和建議無法被理解和有效執行。

  10926羅政務委員秉成主持召開CEDAW3次國家報告結論性意見與建議第10點及第11點研商會議。(參閱會議紀錄)

  可惜本次會議為閉門會議,並未邀請最初提案之民間團體,以致無法完整呈現各種不同觀點,亦未慎重檢視審查委員的建議,也忽略了聯合國對於性別定義的多次正式討論和決議,最後將問題簡化為名詞英的誤差,而決議由性平處提供有關「性」與「性別」英文檢視原則,性平處的作法是提供了名詞中翻英之對照表,卻未同時提供英翻中之對照表,結果將國際委員所稱的"sex and gender"中的”sex”完全消除了,統一將所有法規和公文中之性別都翻譯為”gender”。惟”gender”除了可以是「社會性別」(或「心理性別」)之外,亦是一個更廣泛、抽象的類別(如宗教、年齡),不涉及個體,許多法規的英文原譯"the sexes”明指男女;改為"gender”以後所指不清。(例如:An employer shall under no condition discriminate between the sexes in the payment of wages. 被改為An employer shall under no condition discriminate between the gender in the payment of wages. )

  此外,這樣的翻譯恐導致後續政府文件處理及身分認定上之問題,該檢視原則註2說明,「性別之認定以身分證件之性別欄位為認定原則」,而目前出生證明和身分證上之性別仍為生理性別(sex),而非具流動性的社會或心理性別(gender),檢視原則本身呈現出自相矛盾的局面,極易在法規和政策執行過程中造成困擾。至於在台灣的許多政策討論和會議中經常出現、而且具權威性的「多元性別」則沒有中翻英,也沒有英翻中,更無定義和用法之說明。

  建議有關「生理性別」、「社會/心理性別」、「多元性別」的議題應該在社會上經過更廣泛、深入之討論,並取得相當共識後,再決定如何翻譯及如何制定相關政策,以符合民主、公開及平等參與的原則,也可能為更符合消歧公約(CEDAW)3次國家報告國際審查會議之決議


詳細資料請參閱以下兩篇貼文


2020-07-04

親愛的,我們在台灣把女人變不見了 The Magic of Disappearing Women in Taiwan

「生理性別」與「社會性別」的國家討論  Discussions on the Definition of  Sex and Gender at the National Level, 2018-2020

The series of discussions on the definition and usage of  "sex" and "gender" in national policies in Taiwan initiated by NGOs at the Review and Presentation of the ROC (Taiwan) CEDAW 3rd National Report in July, 2018 will be shown in the following order.
1. Presentations of Association of HIV/AIDS and Child Care with 3 other NGOs, urging the government to use "sex" and "gender" according to the CEDAW definitions and not to leave out women
2. Request by the CEDAW International Review Committee (IRC) for the government to review and correct the use of "sex" and "gender" in "all the legislative texts and policy documents and promote correct understanding of these terms in line with CEDAW"
(The IRC specifies that "The term “sex” refers to "biological differences between men and women" .See 2. in the following.)
3. The Executive Yuan issuing commands to all government agencies to review and correct the use of "sex" and "gender"
4. My letter to the Executive Yuan pointing out the missing of "Taiwan" (regarding the misuse) in the official translation and the vagueness of the government's instructions 
5. Reply from the Executive Yuan, which promised to make corrections

6. The closed-door meeting ( to which none of the initial NGOs was invited) on the definition and usage of "sex" and "gender" at the Executive Yuan

 7. The Executive Yuan issuing a shortlist of Chinese to English translations concerning the use of "gender" (without any definition and without "sex") to all government agencies and instructing them to examine "all the legislative texts " accordingly

消歧公約第三次報告國際審查委員會有關"生理性別"及"社會性別"之討論過程
 1. 民間團體發言,要求政府正確使用"生理性別"及"社會性別",不應以定義不明的"多元性別"取代消歧公約中的男女

聯合國和行政院性平會官網上的sex and gender

「生理性別」與「社會性別」的國家討論相關文件  On Sex and Gender at the National Level--references

聯合國CEDAW官網對sex 及 gender均有清楚定義,簡言之,sex為生理性別,gender為社會性別。二者有時交替使用,或用sex or gender表示,泛指男女性別。

聯合國中文官網和行政院性平會官網對於sex 的翻譯未能前後一致,有時譯為「性別」,有時譯為「性」,而造成誤解。

在兩個官網中,性別平等=兩性平等=女男平等       sex譯為性別
(請看以下紅字部分)

聯合國官網

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

導言(Introduction)

2020-04-13

女性主義理論與流變第二版問世 Feminisms 2nd edition

Editor's Note
顧燕翎  Yenlin Ku
  
  人類社會在二十世紀發生了許多重大變化,前後兩波婦女運動雖不若兩次世界大戰般驚天動地,卻緩慢而深遠地改變個人、家庭、社會、文化、政治。半世紀以來台灣受到全球婦運洗禮,也不斷調整腳步,在法律和制度上產生了諸多變革,例如民法親屬編的修訂、性別工作平等法、性別平等教育法、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的通過、公務人必須接受性別平等教育等等。感謝貓頭鷹出版社願意慎重看待這場逆勢向上的性別革命,在譯介了西蒙波娃的巨著第二性以後,再規劃出版女性主義理論、經典和婦女運動系列,讓身處於歷史浪潮中的讀者得以從理念和行動兩個角度,一窺社會變遷的來龍去脈,了解女性先覺者們如何分析問題、尋找答案,以及曾經的行動和掙扎。期望讀者們在知識的基礎上可以更清楚透視歷史和自己當下的處境,參與女性主義對話,共同想像和建構美好的未來。

  第二版的女性主義理論與流變封面顏色變得略呈金色在內容上沒有很大變動,僅就排版失誤、錯別字部分和少數誤失加以修正,英文部分的標點符號從全書一貫的中式全形改為英文通用的半形;為了讀者便於查閱,註解也從每一章的後面移到每一頁的下方。
  
  和貓頭鷹編輯張瑞芳合作了一年多,很感受到貓頭鷹出版社的專業水準和敬業態度,在出版業普遍低迷的今日,仍願意堅守崗位,努力提供心智養分,盼望讀者們能從中獲益,並且給與鼓勵支持。

2020-03-19

顧燕翎著台灣婦女運動──爭取性別平等的漫漫長路  新增及勘誤 The Women's Movement in Taiwan ---- Additions and Errata

觀察》雜誌- NO.78 │ 中國國民黨何去何從|關懷鄉土- 台灣婦運半世紀 ...


新增
自序  
顧燕翎

  我前後花了很長時間來寫台灣婦女運動,中間曾因各種原因停擺,包括接任婦女新知董事長、進入台北市政府工作。最後堅持下來,最重要的原因是不想放棄以女性的身分發聲,想從女人的角度寫歷史,尤其是眼見當今台灣「性別運動」即將(或已經)取代婦女運動之際。本書的副標題:爭取性別平等的漫漫長路,便意在取回「性別平等」的定義權,避免女性改造父權尚未竟功便遭擠壓出局,回到無聲無息的起點。

女人會贏嗎?——女性在美國大選中的挫敗 Can women win the US presidential election?

本文即將刋於四月份觀察雜誌 http://www.observer-taipei.com/

顧燕翎

          1848年美國婦運領袖們首次召開全國婦女大會,公開發表「傷心宣言」(the Declaration of Sentiments),控訴男性對女性的傷害與掠奪,要求相同的公民權利和責任。1966年「全國婦女組織」(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Women, NOW)成立,重申要與男性以平等夥伴關係行使所有權利和責任。可是1870年男黑人獲得了投票權,所有女人卻足足等了半世紀才能夠投票。又過了一個多世紀,1984年民主黨推出首位女性副總統候選人費拉若(Geraldine Ferraro),卻不幸敗北。次年該黨組織Emily’s List,募集款項,培養女性從政,持續推高國會議員當選率,至2018年女性國會議員雖達到前所未有的23.6%,卻仍落在全球百名以外。女性州長也僅有18%。而男女平等的修憲案,自1923年提出,至今未過。

2020-03-08

台灣的婦女運動被消失了嗎? Has the Feminist Movement in Taiwan Been Disappeared?

顧燕翎  Yenlin  Ku

   從全球婦運的眼光來看,臺灣婦運起步晚,制度化的成果卻名列前茅,不論是法律的修改制定、性平機制的設立、保障名額/性別代表制的建立、性別主流化的推動、女性公廁、哺集乳室等的增加都居於領先。行政院主計處在《2020年性別圖像》中表示,我國的性別不平等指數居全球第九,優於其他亞洲國家,大專院校女生已超過半數(50.65%)。此外,我們不僅有女總統,國會女性議員也高達41.59%,超越大部份國家。不過性別落差指數居全球第三十二,落後於第八的菲律賓。弔詭的是,台灣女性一方面享受婦運的輝煌成果,一方面卻仍受壓抑,不斷有人提醒,婦女地位已經太高了,或者更進步的性別運動已取代婦女運動了。回首半世紀,婦運固然創造了重大改變,卻也始終被迫面對被消失的逆流,這是台灣婦運極為獨特的處境。

2020-02-11

在SARS前線的日子 The Days on the Front of SARS

顧燕翎 Yenlin Ku
    
      2020春節前後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掛著猙獰的紅面具,從武漢竄起,透過人傳人,乘著高速交通工具,悄悄地席捲一個接一個城市,在SARS消失十七年後,再度掀起恐慌,也喚醒了沉睡的記憶。瘟疫本來與人類長相左右,十四世紀的黑死病,成為莎翁名劇羅密歐和茱麗葉永恆的背景;1918年的H1N1流感帶走了無數一次大戰年輕士兵的生命,也使得全球人口少了五千萬至一億,大約3%-6% 2009H1N1戴上新面具捲土重來,讓七億至十四億人患病,死亡十五萬至五十七萬。在醫療技術進步的今日,SARS的染病和死亡人數少了很多,卻是記憶猶新。

2020-01-10

台灣婦運半世紀的風霜雨雪 Half a Century of the Women's Movement in Taiwan


(本文刋於2020年2月觀察月刋)
顧燕翎

台灣有沒有金智英?
    2019年韓國賣座的女性影片82年生的金智英》在台灣亦創下佳績,原著小說譯為十八種語言,熱銷全球,台灣的中文版上市不久即賣出兩萬兩千本,超過一般暢銷小說,出乎出版社的預料。金智英是一位年輕的都市上班族,婚後退出職場在家育兒,感受到種種難以言喻的性別壓力,而發展出多重人格的心理病症。

2020-01-01

台灣婦運跨世代對談


與談人:顧燕翎、柴松林、張晉芬、薄慶容、王如玄、傅姿凌
       以及現場來賓

題綱:
1.     婦運的全球性格和交义影響
2.    半世紀以來的台灣婦運:女才─>女權─>女力
3.    台灣需要婦運嗎?:82年生的金智英在台灣

2019-12-30

芬蘭新政府的啟示 What to Learn from the New Government of Finland


顧燕翎  
   芬蘭國會最近組成的聯合政府成為國際政治的新亮點,因為五個執政黨的領袖都是女性,而且四位都不到三十五歲。新總理:女性、三十四歲,父母早年離異,由兩位同志媽媽養大,十五歲就開始打工,沒有顯赫的家族背景,特別讓人耳目一新,也讓芬蘭人倍感榮耀,認為他們向世界展示了民主政治、平等社會的美麗果實,特別是在性別平等方面。
  芬蘭婦女參政領先世界,雖比紐西蘭晚幾年獲得投票權,卻更早得到競選公職的權利,二次大戰以後,女性進入國會和政府的人數逐漸攀升,至今年已達49%,二十位閣員中女性占十二位,剛好60%,男性已成少數。

2019-12-25

台灣婦女運動--爭取性別平等的漫漫長路 顧燕翎著 Yenlin Ku's new book: The Women's Movement in Taiwan--Long March toward Gender Equality

2020年1月由貓頭鷹出版社出版

  導論
        為什麼從女性觀點書寫
第一章   歷史回顧
博客來-台灣婦女運動:爭取性別平等的漫漫長路
 
        女性意識如何萌芽、成長
第二章   拓荒的腳步
              新女性運動的集結與消逝
第三章    女性主義的耕耘
               建立女性主體、省思性別角色
第四章 百花齊放——新團體、新議題、新挑戰
    茁壯組織、 鞏固女性權利  
第五章 性、生殖與工作 
    性交易和代理孕母合法化爭議
第六章 婦女/性別研究的興起和建制化
    意識型態的衝突與和解 
第七章 體制內婦運
    改變體制、瞻望未來 

2019-09-20

Melinda Gates

Melinda Gates, Feminist of the 21st Century (English Summary)
Yenlin Ku 
September 13, 2019

    Melinda Gates is the daughter that liberal feminists have dreamed of and strived for since the 19th century.

2019-09-16

誰需要性別預算?


誰需要性別預算?
─兼論政府為何缺乏效能
顧燕翎
 (整理文件,找出一篇未見天日的2013 年舊。)
    「性別主流化」自2003年引進台灣,已滿十年,行政院性別平等會及性平處成立也有一年了,推動性別主流化、CEDAW(消除所有形式對婦女歧視公約)及性平網領不遺餘力。全國各級政府為此所召開的會議、辦理的訓練數以千計,填寫的表格更是堆積如山。這些為了達到性別平等所設計的工具似乎已經變成了重要的施政目標,也成了行政院考核機關和人員的指標。如此積極努力,世界上找不到第二個國家,但是,全面投入發展工具卻忘了檢視初衷的話,公務員怎能不累死?人民如何有感?
    政府一方面推動四省(油、電、水、紙),一方面卻耗費龐大人力、物力推動性別主流化、CEDAW等的公文化、規格化。盲目相信不懂統計也不熟悉專業的「性別專家」,所有法規、命令、行政措施都要做性別統計,即使是規範作業流程或行政程序的作用法,也必須一一從中檢視性別。在性別會議中專家們要求統計寵物飼主的性別、印鑑證明申請人的性別、二十年前公教購屋貸款人的性別、翡翠水庫供水區居民的性別。所發明的統計方法更是離譜到以不同母數的百分比相加減,並設定一個3%的指標,強迫提出說明和改善計畫。專家從上往下命令,不必說明理由,公務員卻沒有平等討論的機會,實在是浪費比油電水紙更珍貴的公務人力及生命,也是間接浪費油電水紙,同時更是違反女性主義鼓勵、尊重基層的基本精神,與平等的理想背道而馳。
  但性別統計只是第一步,也是基礎建設,接下來要做的性別預算需要更高的專業程度和更精細的分析能力,將如何建構在這搖搖欲墜的地基上?國家每年預算的總額是固定的,每一項支出對應一筆預算,若一定要區隔性別預算,除非將原來的非性別預算改變用途,或抽出其中一部分做改變。但性別主流化的最高原則是在所有政策和執行中都考慮到差異和平等,所以所有的預算都可以算是性別預算,只是其程度難以量化。在實際業務中,若警察局換了女局長,這位局長的薪資算性別預算嗎?很多量化評估將公務員和主管參加性別主流化課程的時數做為性別平等的指標,也都列入性別預算,但課程內容和教師程度出入很大,和性別平等的關係也不清楚。一般只計算教師鐘點費,但未計入的潛在成本,如公務員的工作時間、設備、交通、和油電水紙等,仍是人民的負擔。十年來開了多少課?達成了什麼效果?性別預算如何計算?
  那麼,是誰需要性別預算?全球最早執行性別預算的澳洲目前己經沒有在做,各國對於性別預算也一直沒有公認的定義。統計印鑑證明申請人的性別可以名正言順消耗預算,但民眾更在意的是早點拿到證明,而非去填申請表的人是男是女吧。公務員不是沒有能力,沒有效率,而是太常被迫做沒有意義、沒有效率的事了。最需要性別預算的恐怕是性別預算專家,因為有了性別預算,才有性別預算專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