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像1 畫像2

遊民畫家泊仔送的畫像,在左圖中白鳥的右下方,就是他自己。

  我想我是一個認真的人,有時候到了嚴肅的地步。還記得剛入小學的第一課就是ㄅㄆㄇㄈ,老師說下週要考,可是一週過去了,我還沒全學會,急得不得了,回家就發燒了,媽媽還得幫我惡補。下星期老師竟然完全忘了考試這回事!而我至今餘悸猶存。
  最近一位好友退休,她在嚴肅這件事上比我更勝一籌,在我們為她舉行的餐會中一絲不苟地討論未來生活的意義,我勸她不必急,不妨先混一混。李豐(寫《我賺了四十年》的那位台大醫師)在電話上聽了我的轉述,大笑道:「你混得怎樣?」我說:「不錯啊!」她卻不以為然:「我聽妳聲音就知道妳還是那樣,說話太快了!」幾十年來她一直勸我慢下來。慢才能品味生活,才能靜攬人生,才能修鍊身心。
  不僅需要調整步調,我也想改變自己的寫作風格,輕鬆一點,閒適一點,更多一點生活,多一點感覺。渴望有自己的部落格,不被字數、時尚、市場、刊物風格、主編好惡綁住。大部分是為自己寫吧,也為了分享,至於未來,就交給上天了。 email: yenlinku@mail2000.com.tw
 

2008-08-02

致山西旅遊局


顧燕翎

  回來之後,我寫了一封信給山西旅遊局,除了敘述五台山之行的經驗外,並表示:
 
  這本是一趟豐富的歷史、文化之旅,山西處處是古跡,人民樸實熱忱,皆令人感動,可惜在旅遊管理方面太過鬆懈,以致品質低劣,留下惡劣的印象。我們在太原時也曾去晉祠參觀,一路都有導遊來推銷自己。結果一位帶領我們參觀的女士在得知我們不喜燒香(捐功德錢)之後,竟費用照收,半路丟下我們而去。

  我相信這些導遊如此殺雞取卵,絕非第一次,而我們在太原期間參加團體旅遊時,也不是沒有遇到過負責盡心的導遊,而整體的費用較散客團低廉,食宿品質較高。所以散客部份的旅遊服務,實應大大加強管理查核,提高這部份導遊的榮譽感和責任心。

  散客們雖是烏合之眾,但不是沒有見識,而且人數很多,來自四面八方,傳播效力不可低估,應慎重處理。

出路


顧燕翎

  我在北京機場轉飛機到太原,晚上九點多鐘的飛機。登機時間到了,候機室來了一位航空公司的女士,她說因太原天氣不好,飛機停飛,將我們帶往旅館,第二天再走。


  那天晚上,我和一位大二女生共住一房,她勤習外語,準備畢業後出國留學。第二天坐巴士去機場,後座兩位乘客高聲談論如何送孩子出國讀書,去香港或是美國,如何補習才能通過各種考試。其中一位商人顯然經驗豐富,熟知美國大學的排名,他的孩子高中才畢業,正要去美國的印地安那大學,他說,早點出國,早點適應。在兩位的交談中不時插入一位年輕的媽媽,她的孩子還小,但她仍然認真地打探訊息,早做準備。

  到了太原後,遇到的教授朋友們幾乎每個人的孩子不是在美國讀書、工作,就是即將到美國。補習的風氣從北京瀰漫到全國,收費貴得嚇人。朋友說,即使是公立的中、小學,學費也是按升學率收取,名校老師的獎金遠遠多過薪資,再加上補習收入(每小時每個學生200人民幣),所以開寶馬車(BMW)、穿名牌、自費送孩子出國者,比比皆是。
 
  山西產煤,空氣中飄著煤臭味,天空永遠是铅灰色,道路也常被重大的運煤車壓得崎嶇不平。但煤老板有錢有勢,聽說用麻袋盛著現金在全國各地置房產。曾經有一位省長想要整頓煤業,反而被調走。煤老板很濶,一般人民卻很窮,物價隨著全球不斷地漲,大學畢業生月薪才一千多元,而且顯然人浮於事。導遊人數過多,便是一例。

  在小旅館和小飯店也是到處站滿了服務人員,雖然十分熱忱,卻似乎沒什麼訓練,也沒有明確的工作流程和工作方法。五台山腳下鋪路的工人成群,住在路邊堆滿工具的帳篷內,如何渡過寒夜?望著那些年輕的臉孔,那些如卷軸畫作中的臉孔,我不禁擔心,他們的明天,他們的出路在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