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像1 畫像2

遊民畫家泊仔送的畫像,在左圖中白鳥的右下方,就是他自己。

  我想我是一個認真的人,有時候到了嚴肅的地步。還記得剛入小學的第一課就是ㄅㄆㄇㄈ,老師說下週要考,可是一週過去了,我還沒全學會,急得不得了,回家就發燒了,媽媽還得幫我惡補。下星期老師竟然完全忘了考試這回事!而我至今餘悸猶存。
  最近一位好友退休,她在嚴肅這件事上比我更勝一籌,在我們為她舉行的餐會中一絲不苟地討論未來生活的意義,我勸她不必急,不妨先混一混。李豐(寫《我賺了四十年》的那位台大醫師)在電話上聽了我的轉述,大笑道:「你混得怎樣?」我說:「不錯啊!」她卻不以為然:「我聽妳聲音就知道妳還是那樣,說話太快了!」幾十年來她一直勸我慢下來。慢才能品味生活,才能靜攬人生,才能修鍊身心。
  不僅需要調整步調,我也想改變自己的寫作風格,輕鬆一點,閒適一點,更多一點生活,多一點感覺。渴望有自己的部落格,不被字數、時尚、市場、刊物風格、主編好惡綁住。大部分是為自己寫吧,也為了分享,至於未來,就交給上天了。 email: yenlinku@mail2000.com.tw
 

2018-12-27

臺大經典辯論講座:支持代理孕母在台灣合法化與否?Debate at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on Whether surrogacy should be legalized in Taiwan

臺大經典辯論講座:支持代理孕母在台灣合法化與否?
12/19/2018

這是台大學生會學術部今年12月辦的一場辯論,原有邀請我擔任反方,因為沒有及時看到邀請函,未能出席。後來仔細看了連線,發現討論中將利他型代孕和商業型代孕混為一談。後者將代孕視為工作,前者則不是有酬工作,僅能收取營養、醫療等補助。

衛福部草案的問題在於其保護委託者的利益大於代孕者及胎兒。草案規定代孕必須是利他型,不可以有酬,而且草案中的生育權指的是委託者有權得到代孕,而非代孕者有權出租子宮,若代孕是工作,代孕者應當獲得工資,有勞基法保障,可以議價,而非由法律設定工資上限。

2018-12-20

性別政治新世紀:從台灣九合一及美國期中選舉談起 The new age of gender politics: the year-end election results in Taiwan and the US


觀察雜誌 12月號

顧燕翎

  2018 年底選舉結果讓人跌破眼鏡,其中之一是國民黨七位女縣市長候選人全部當選。 四年前當選的女性只有兩位,歷屆也從未超過此數。七位占了島內十九縣市長近40%,為本地女性參政寫下新頁,也在國際上晉入前列。

  不只縣市長,女性民意代表也締造佳績,新北和高雄女議員達到39%,台北38%,新竹和屏東等35%,連偏遠的台東也有30%。全部超過保障名額的四分之一。

2018-11-09

荷蘭性交易管理之過去與現在 Management of sex trade in the Netherlands, past and present

  顧燕翎    20181016日 台北市政府社會局委託
荷蘭不是性開放的國家,卻是一個務實的國家,從歷史來看,真正禁娼的時間很短,大部分時間採取容忍的態度。兩百多年來荷蘭的性產業政策經過多次改變:從消極容忍轉變為積極容忍,再經過合法化,又在合法化之下避免失控而走向限縮產業規模。同時在管理手段上也不斷因應當下的執行狀況和社會反應而做出調整,努力改善性工作者的工作條件,提升她們的自主性。
本文將回顧這個歷史過程,討論2000年性交易合法化之後的管理辦法、政府內的分工,十餘年來產生的問題、政府因應問題的辦法及改善措施。因為阿姆斯特丹是全國性交易最蓬勃的城市,本文作者也曾於2002年隨馬市長專程訪問該市政府,了解性交易合法化之後的管理理念和模式,所以重點放在阿姆斯特丹。

二十一世紀的性產業:網路時代性交易 Sex work in the 21th century


顧燕翎20181017日 台北市政府社會局委託

  二十世紀劃上句點之前,歐洲的兩個政府對性交易分別採行了截然不同的政策:瑞典於1999年通過了「禁止購買性服務法」,罰嫖不罰娼;荷蘭則於次年將性交易合法化,明文規定地方政府不得全面禁娼,只能以發放執照的方式進行地區性管理,達到事實上禁娼的目的。這兩種背道而馳的政策傾向成為各國處理性交易的重要參考依據,也成為台灣婦運團體爭論性工作議題時的藍本。

2018-11-03

從#MeToo到 Google 罷工From #MeToo to Google Walkout

為什麼台灣婦運安靜無聲? Why silence prevails in Taiwan?
https://udn.com/news/story/7339/3458378?from=udn-catelistnews_ch2


顧燕翎 

  11 1 日亞洲時區的中午11點開始,Google全球分公司的員工放下手頭的工作,走出來抗議公司沒有認真處理性騷擾,不應私下以巨額費用資遣性騷的高階主管。Google的全球罷工和#MeToo一樣,都不是單一或突發的行動,而是自十九世紀以來婦女運動的一環,婦運原本就有全球串連的特質,到了網路便捷的二十一世紀,聲勢更為彰顯。

2018-10-22

柯文哲的厭女重症 Mayor Ko Wen-je's misogyny

觀察雜誌 11月
顧燕翎
        日本著名的女性主義學者上野千鶴子這樣說明厭女症:男人否認女人是等同於自己的性主體,並且把女人客體化和他者化,這種蔑視女性的表現即可稱為厭女症。也就是說患者認為男人才是人,才有主體性,女人是附屬的丶次要的存在,他/她總是用男性的眼光或利益來評價丶眨抑女人。是的,在由男權主導的社會,女人也可能內化男性價值而崇拜男人丶輕視自己,此處暫不詳論。

2018-09-15

活下去才能改變這個世界 One needs to survive to change the world

顧燕翎

  駐大阪外交官不堪苛責而輕生,在媒體掀起波瀾,勾起了我二十多年前的回憶。當時我任教交通大學,尚未有現在如此普及的wi-fi,網路交流仰賴僅限於文字傳輸的BBS(電子布告欄系統),霸凌」還是個陌生的名詞我和同事的經驗大約可歸類於網路霸凌的最早期吧。

2018-07-04

都市的漂泊者 My homeless friend


顧燕翎  (收錄於都是陌生旅程的起點)
晚春的東京早晨,灰暗的天空中飄著細雨。向旅館櫃台探詢如何到代代木公園,年輕的帥哥以為聽錯了,代代木?公園?你要去公園?是的,我想去看遊民。

  還好,只要換一次地鐵就到了,下車後走了一大段上坡路,找到了公園入口。鐵柵欄旁站滿了撐著雨傘的男人,(女人到那兒去了?)年齡看來在四十到六十之間,僅有少數年輕人。三三兩兩靠著鐵柵站著,灰色或黑色的背包掛在欄柵上,聊天、喝飲料、或只是獨自沉默著。黃膚的日本人中間點綴著兩三個棕髮的白人,是遊民國際交流?還是研究者?還是介於二者之間?

2018-05-06

遴選的滋味 University President Search

台灣首次大學校長遴選:交通大學 1992
http://museum.lib.nctu.edu.tw/share/yn/yn048-02.pdf

2018-04-21

登峰造極的女數學家 Women as Mathematicians


顧燕翎2018/4/21
(為女影寫的《學數學的女孩們》電影導讀)

  在王慰慈和井迎兆兩位導演合作的紀錄片《科技與性別--數學女鬥士徐道寧》(2015)中,台灣第一位女數學博士面對鏡頭說:「沒有任何研究表明女生不適合做數學研究。相對來說,她可以更安靜、更細心的,一張紙、一支筆,就可以很快投入。」徐教授最初的志願是像父親一樣從事土木工程建設國家,但戰亂中(日本侵華),她留在北京讀大學,缺乏工科的設備,而選擇了只需紙筆的數學。畢業(1947)後因台灣需要師資,她到蘭陽女中任教,然後留了下來,之後任教師大、留學德國,拿到博士學位,放棄了隨德國老師、同學一同移往美國大學的機會,回台協助開創清華大學數學研究所,並致力於編寫中學新數學教科書。51歲便為了照顧生病的父親而提早退休,以致未能全力從事尖端數學研究。她85歲因傷住進竹東的保順養護中心,教住民利用幾何原理用彩紙摺成多面體,琳琅滿目的彩球、可愛豬、老飛機掛滿了養護中心。徐教授或許因為對家國的責任感錯失了攀登數學頂峰,卻仍在身旁的郊山不斷尋求突破和創新。

  王、井兩位導演的新片《學數學的女孩們》(2017)說的是下一代台灣女性數學家的故事,她們終於有了攻頂的機會。其中最受矚目的有四位:1970年台大數學系畢業的張聖容、金芳蓉、李文卿和吳徵眉。當時美國向全球吸取人才,而中國大陸正值鎖國,她們大學畢業即有機會留學美國,之後分別在幾何分析、圖論、數論和函數論方面表現傑出,成為世界領先的數學家,任教於美國知名大學。她們成長於沒有戰爭、生活安定的台灣,雖然19501960年代物資貧乏,但她們住在城市(台北、台南、高雄),師資優秀,受到很好的啟蒙。她們的父母與徐教授年齡相仿,同一時期從大陸到台灣,母親們有的是職業婦女、有的是家庭主婦,但都智慧堅毅、重視子女教育、不分男女。比起同時代的許多女性,國小、初中畢業便到工廠賺錢養家、供兄弟上學,她們得到更好的栽培。進入大學以後,也幸運遇到王九逵、施拱星等良師,打下紮實的數學根基,而有日後的發展。因為各種原因,本片的故事以張聖容、金芳蓉為主,但李文卿等人的訪談也散見於其他文字紀錄和網路。

2018-03-23

第三波全球婦運台灣不能缺席 Taiwan Should Not Stay Out of the Third Women's Movement


顧燕翎

  最近重寫二十年前出版的女性主義理論與流變一書,追溯半世紀前激進女性主義的論述和運動,仍然感受到沸騰的青春熱血、昂揚的鬥志。只是那些熟悉的名字有許多都已劃上了人生休止符;也有人歷盡艱困,簡陋求生,但仍堅守崗位,奮鬥不息,令人低徊唏噓。

  就在這個時刻,振奮人心的#MeToo的號角從全球各角落響起!TIME做成了封面文章,斗大的標題寫著:從一個個個人的勇敢行動開始
     
  這些勇敢的女人一個接一個、一棒接一棒讓改變成真。走過漫長的五十年,2018將掀開婦女史新的一頁。

2018-03-08

第三波婦運的時候到了 Time Is Up for the Third-Wave Feminist movement


顧燕翎(Y Ku) 聯合報 2018/03/08 

   2017年底到2018年初是令女性主義者振奮的一季,短短三、四個月內,「我也是(性騷擾受害者)」運動(#MeToo)透過媒體和網路,從美國擴展到全球85個國家,成為真正的全球化群眾運動,各行各業的女人,包括知名的藝人、大學教授、矽谷工程師、農場工人、旅館服務生、神職人員陸續站了出來,訴說自己被騷擾或被性侵的經驗。著名的導演、國家的部長、多位大公司的主管權威不再,難以想像地中箭落馬,聲名掃地。這個第三波婦運影視界的女星們擔綱演出,藉著金球獎和奧斯卡頒獎盛會向全世界傳達拒絕做第二性的訊息,今年一月一日,好萊塢的知名女明星們更集資發起「時候到了」(Time’s Up)運動,協助和保護低職等、貧窮、孤立無援、獨自工作的女人、男人、跨性別者進行法律訴訟,爭取合理的工作環境和人性尊嚴,到現在已經募集到兩千萬美金和兩百位義務律師。

2018-03-01

不合格女性主義者 Bad Feminist

羅珊蓋伊的暢銷書:不合格女性主義者
Roxane Gay's Bad Feminist: Essays

顧燕翎 (Yenlin Ku)

  羅珊蓋伊自稱不合格女性主義者,因為她自認為是「凡人,我的人生一塌糊塗,我不想成為榜樣,不求完美,不想說我什麼都知道,不想說我沒有錯。我只是想要想要支持我的信念,想要做些有益的事,想要用寫作來發聲,同時仍然做自己。」雖然她還沒有如自己所願,熟讀女性主義歷史和經典,但她認同女性主義,並且一再表示,即使不達標準,也寧願做個不及格的女性主義者。她2014年出版的文選集《不合格女性主義者》(Bad Feminist: Essays)以簡潔、風趣、俏皮、溫暖的文字,社交媒體上日常談話式、結構鬆散的風格真誠托出個人的遭遇,評論美國流行文化的音樂、電影、電視,與刻板印象中女性主義書籍嚴肅、咄咄逼人的氣勢大異其趣,受到主流文化喜愛,進入紐約時報的暢銷書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