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像1 畫像2

遊民畫家泊仔送的畫像,在左圖中白鳥的右下方,就是他自己。

  我想我是一個認真的人,有時候到了嚴肅的地步。還記得剛入小學的第一課就是ㄅㄆㄇㄈ,老師說下週要考,可是一週過去了,我還沒全學會,急得不得了,回家就發燒了,媽媽還得幫我惡補。下星期老師竟然完全忘了考試這回事!而我至今餘悸猶存。
  最近一位好友退休,她在嚴肅這件事上比我更勝一籌,在我們為她舉行的餐會中一絲不苟地討論未來生活的意義,我勸她不必急,不妨先混一混。李豐(寫《我賺了四十年》的那位台大醫師)在電話上聽了我的轉述,大笑道:「你混得怎樣?」我說:「不錯啊!」她卻不以為然:「我聽妳聲音就知道妳還是那樣,說話太快了!」幾十年來她一直勸我慢下來。慢才能品味生活,才能靜攬人生,才能修鍊身心。
  不僅需要調整步調,我也想改變自己的寫作風格,輕鬆一點,閒適一點,更多一點生活,多一點感覺。渴望有自己的部落格,不被字數、時尚、市場、刊物風格、主編好惡綁住。大部分是為自己寫吧,也為了分享,至於未來,就交給上天了。 email: yenlinku@mail2000.com.tw
 

2018-12-27

臺大經典辯論講座:支持代理孕母在台灣合法化與否?Debate at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on Whether surrogacy should be legalized in Taiwan

臺大經典辯論講座:支持代理孕母在台灣合法化與否?
12/19/2018

這是台大學生會學術部今年12月辦的一場辯論,原有邀請我擔任反方,因為沒有及時看到邀請函,未能出席。後來仔細看了連線,發現討論中將利他型代孕和商業型代孕混為一談。後者將代孕視為工作,前者則不是有酬工作,僅能收取營養、醫療等補助。

衛福部草案的問題在於其保護委託者的利益大於代孕者及胎兒。草案規定代孕必須是利他型,不可以有酬,而且草案中的生育權指的是委託者有權得到代孕,而非代孕者有權出租子宮,若代孕是工作,代孕者應當獲得工資,有勞基法保障,可以議價,而非由法律設定工資上限。

2018-12-20

性別政治新世紀:從台灣九合一及美國期中選舉談起 The new age of gender politics: the year-end election results in Taiwan and the US


觀察雜誌 12月號

顧燕翎

  2018 年底選舉結果讓人跌破眼鏡,其中之一是國民黨七位女縣市長候選人全部當選。 四年前當選的女性只有兩位,歷屆也從未超過此數。七位占了島內十九縣市長近40%,為本地女性參政寫下新頁,也在國際上晉入前列。

  不只縣市長,女性民意代表也締造佳績,新北和高雄女議員達到39%,台北38%,新竹和屏東等35%,連偏遠的台東也有30%。全部超過保障名額的四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