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像1 畫像2

遊民畫家泊仔送的畫像,在左圖中白鳥的右下方,就是他自己。

  我想我是一個認真的人,有時候到了嚴肅的地步。還記得剛入小學的第一課就是ㄅㄆㄇㄈ,老師說下週要考,可是一週過去了,我還沒全學會,急得不得了,回家就發燒了,媽媽還得幫我惡補。下星期老師竟然完全忘了考試這回事!而我至今餘悸猶存。
  最近一位好友退休,她在嚴肅這件事上比我更勝一籌,在我們為她舉行的餐會中一絲不苟地討論未來生活的意義,我勸她不必急,不妨先混一混。李豐(寫《我賺了四十年》的那位台大醫師)在電話上聽了我的轉述,大笑道:「你混得怎樣?」我說:「不錯啊!」她卻不以為然:「我聽妳聲音就知道妳還是那樣,說話太快了!」幾十年來她一直勸我慢下來。慢才能品味生活,才能靜攬人生,才能修鍊身心。
  不僅需要調整步調,我也想改變自己的寫作風格,輕鬆一點,閒適一點,更多一點生活,多一點感覺。渴望有自己的部落格,不被字數、時尚、市場、刊物風格、主編好惡綁住。大部分是為自己寫吧,也為了分享,至於未來,就交給上天了。 email: yenlinku@mail2000.com.tw
 

2015-12-23

長髮警員葉繼元案 The case of the long-haired policeman

顧燕翎  行政院性別平等會提案

案由︰保二總隊警員葉繼元因蓄長髮遭密集申誡而被迫離職,提請討論。

2015-12-06

我所認識的王如玄 The Wang Ju-hsuan (candidate for vice presidency in the 2015 election) that I know

顧燕翎

   不記得是在那一年、那一個場合認識如玄的,大約是在婦女新知基金會成立之後,那個台灣婦運迅速集結的1980年代後期,不少年輕知識女性的性別意識被喚起,興奮地交換著新的想法、新的資訊、夢想著新的未來。婦女新知是台灣第一個標榜女性主義的婦運團體,因而吸引了不少優秀的新血。可是正因為處於生命的摸索期,有人留下來,有人短暫駐足後另覓奚徑。如玄選擇了留下,成為婦運中堅,後來接替我的任期,成為婦女新知基金會的董事長。我對她的最初印象是她說話速度飛快,愛講笑話,熱心助人,曾為陳水扁早期的辯護律師,(但查不到是什麼案子了,)有一位沉默守候身旁的丈夫。

2015-11-18

從芬蘭看台灣--高齡社會的居住與照顧 Residency and care in an aged society: Finland experience

台灣即將邁入高齡社會,會對社會帶來什麼影響?一向被世界所稱許的北歐福利國家之一的芬蘭經驗,近年又有何變化?可以帶給台灣什麼啟示與實質上的政策參考?自芬蘭帶回的第一手經驗分享,您不能錯過的居住和健康議題,歡迎報名參加!

主持人:黃鈴翔 副執行長/婦權基金會
主講人:顧燕翎 董事/台北基督教女青年會
與談人:
顧燕翎 董事 /台北基督教女青年會
薄慶容 前總經理 /財團法人住宅地震保險基金
范情 理事長 /女性影像學會
鄧華玉 參議 /行政院性別平等處
劉匡華 董事長 /五零七零社會型企管顧問公司
王 雍 總幹事 /台北基督教女青年會

全國首次大學校長遴選的歷史紀錄 The first university president searching committee in Taiwan (historical record)

http://museum.lib.nctu.edu.tw/share/yn/yn048-02.pdf

在網頁上偶然看到這篇交大青年上的專訪,訪者王騰嶽當年是應數系學生,受訪者正是我自己,當時是交大教師會會長。在我的主導下,交大首創校長遴選制度,也影響了所有其他大學。二十三年過去了,大學教育的品質有提升嗎?我們青春的夢想實現了嗎?

顧燕翎

2015-10-18

足下 Underneath women's feet

都是陌生旅程的起點   九歌出版

顧燕翎


  小時候喜歡聽外婆說陳年往事。坐在她膝下,思緖隨著她的聲音回到二十世紀初,那舖著青石板、門口流水潺潺的江南小城。其中難忘的一段是外婆的纒足史。


  說史實在太誇張,因為外婆只纒了一天,卻深刻左右了我對纒足的態度,遠遠在國族主義、女性主義的教導之前。


  像許多同時代的女性,外婆在五、六歲的時候就被用糖果哄著纒上她的雙腳,一層又一層裹腳布彎折了她的腳趾,縳住了她的腳背,她哭喊、反抗,無法逃離。忍受了一夜疼痛,第二天一早,她找到一把剪刀,剪掉了裹腳布,並在疼愛她的姨母那尋到庇蔭,逃脫了纒足的宿命。但那時江南的審美標準仍崇尚纖巧細緻,階級意識也不允許中上人家的女孩擁有一雙大腳丫,因此她仍得穿緊緻的鞋襪,避免雙足長得粗大。

2015-10-16

王瑞香看 都是陌生旅程的起點 My reading of < It all starts with Journeys into the Unknown>

王瑞香(自由寫作者)


  台灣第一位女性主義政務官懷著和初戀(文學)重逢的激情,寫下她人生中於學術、運動、官場等領域裡的獨特經歷與心得。這本近似自傳、側重作者涉身婦運與官場之心路歷程的文集,既看得到上乘的散文(如市場:生命的交會點〉)和第一手的婦運記錄(如芝加哥之怒〉)與直言不諱的官場觀察(如改變成真〉),更有作者在世界各地結緣之婦女的動人故事(如拎著水桶坐公車的女人〉),以及她對生命的觀照(如生命的縫隙〉),豐富且深刻

朱恩伶讀 都是陌生旅程的起點

 朱恩伶(翻譯工作者)
  燕翎的文筆清新,情思細膩,天性樂觀,對女性主義情有獨鍾。在豐富的一生中,她曾積極從事大學教育,熱情參與婦女運動,勇闖政治叢林,體貼關懷弱勢,盡力推動社會改革,留下一位女性主義者不凡的行腳。回首來時路,只見雲淡風輕,往日的點點滴滴悉數化為鮮活動人的故事,洞悉世情,屢屢在生命的縫隙看見光,恰如她所言:「處處意外,卻也處處驚喜。」我在字裡行間,讀到她溫暖、熱情、幽默、深省、睿智、豁達、永不放棄希望的真性情,真是文如其人,躍然紙上。

  

張小虹讀 都是陌生旅程的起點

 張小虹(台灣大學外文系教授)
  生命的縫隙無預警乍現,就此打開了台灣知名婦運學者顧燕翎的散文創作新起點。《都是陌生旅程的起點》從最貼身的人事物寫起,文字精準簡潔、情真意切,滿是閱世的寬厚與理解,處變中的隨緣與自在。這是一本女人寫給女人、女人鼓舞女人的書,讓我們忍不住邊讀邊歡喜讚嘆,原來在生命的每一個轉角處,都可以像她一樣舞蹈歌唱。

「魚與熊掌 」兼得的女性主義人生----范情 推薦 《都是陌生旅程的起點》The feminist life of yenlin Ku: combining action and theory

                                                          
1980年代,女性主義在台灣方興,但仍為禁忌,婦女研究更是荒漠,顧燕翎是第一代女性主義婦女研究學者。當時女性主義知識多為翻譯作品,或個人生活觀察,她的理論文章獨樹一幟,邏輯清晰,嚴謹扎實,是想一探女性主義或婦女運動理論奧門的至寶。燕翎追求理論和行動兼具的學問,投身婦女研究是她循規蹈矩人生的第一個大轉折;美國求學時,慈祥的指導教授,男性,曾對她說,理論和行動兼具的理想學問誰不嚮往,可惜沒有,魚與熊掌無法兼得;結果燕翎找到了有理論和實踐藍圖的女性主義,拒絕了人人視為理所當然的博士學位,改做還未獲學術界認同的婦女研究。轉折成了人生重要的起點,女性主義成為最愛,理論與實踐也貫穿她的志業和生活,從參與婦女運動、大學校園改革到成為台灣第一位女性主義政務官,以致許多生命的決定。

  我一直視燕翎為學術「嚴格標準 」的象徵,也以她的積極、認真、效率為標竿榜樣。從婦女新知基金會到台北女青年會的性別推動小組共事,1996年參與燕翎召集的女性主義理論流派寫作,一起做行政院研考會性別機制研究,共遊世界唯一女性文字「女書 」發源地:江永,以及今年五月參訪芬蘭老年政策與機構,隨年齡增長,也分享生活心得,成為好友。受邀寫序,意外而榮幸。

蘇其康讀 都是陌生旅程的起點

蘇其康(高雄醫學大學語言文化中心講座教授)
  乍看書名似乎不易摸著邊,但全書三輯「隙縫中看見生命」、「愛上女性主義」和「勇闖政治森林」全都是有深意的經驗談:在日常生活中反映思辨、在旅途中思索歷史、文明和制度,在公部門中推動人性化的公平正義和女性思維,此外,還有奠基環保的生機飲食介紹。這三輯文字雋永、洗鍊中有文學味道,充分反映作者的背景。顧燕翎大學時代唸台大外文系,雖然一度猶豫自己真正的興趣,但文學細胞尚在;當過「大學新聞社」的記者,觀察入微的歷練早已開始,又當過外文系系學會的會長,是我非常敬佩的班上女中豪傑。
  四十多年的情誼,面對好文章,讓我們一起欣賞《都是陌生旅程的起點》。

2015-10-04

齊邦媛和張大飛的愛情故事

 吳培元

齊邦媛在她的史詩鉅作"巨流河" (天下遠見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09年7月) 一書中, 歷數了她在過去八十年, 由抗戰到遷台期間的流亡, 教學生涯.  全書長達六百頁, 字字血淚, 感人至深.  其間也對她的幾段剛萌芽的愛情經歷, 略有著墨.  最感人的一段, 是她和張大飛的相處經過, 呈現了上一代隱晦的男女交往過程.  每讀後, 都讓人掩卷長嘆, 低迴不已!

2015-09-26

中醫風情話:李思慧推薦《都是陌生旅程的起點》

http://blog.xuite.net//twblog/345428098
都是陌生旅程的起點 - 日誌用相簿

凡塵:我的大姐顧燕翎

顧裕光  

大姐讀高中的時候,外婆給她做了一條百摺裙。布料是大約兩寸寬的直條,深灰、暗紅和另外兩三個含蓄的淺色。一塊布,打了摺之後,左看右看各自不同。
顧燕翎

白衣黑裙的生活,却沒有百摺裙的空間。

校慶日開園遊會,學校廣開大門,居然破例讓學生穿便服。小學五六年級的我,土頭土腦,去鎮上的高中參觀生平第一個園遊會。大姐匆匆從二樓的教室下來迎我,彷彿脚底踩踏著音符,百摺裙似花瓣,隨著輕盈的腳步擺動。我站在樓梯下,被這個少女的亮麗緊緊攝住了。

2015-09-12

自序 鐵杵磨成綉花針




都是陌生旅程的起點  
自序

顧燕翎著   2015年10月1日  九歌出版

 活得長久(前提是也活得健康)有一個好處,那就是有足夠的時間來完成畢生的夢想。


  因為對高齡社會公共政策的興趣和對美好社會的嚮往,我對芬蘭這個國家的文化與制度一直很有興趣。讀了不少研究論文、結識了幾位來台訪問的芬蘭學者、自己也寫了一篇有關芬蘭照顧政策的論文之後,便打定主意要登堂入室,探個究竟。和朋友們談起,有同樣興致的人不少,但承諾同行的卻只有兩位,其中一位又只有寒暑假才可以,與芬蘭方面提出的五月在時間上有衝突。大部分的人都會問:要花多少錢?去多少天?去那些地方?這些問題我在實際規畫行程之前並無法確切回答。於是有三、四年的時間,芬蘭行始終停留在空中樓閣的藍圖階段。


  直到遇到兩位行動力極強的新朋友,她們什麼也沒多問,便承諾同行,而且分擔了部分旅程的規畫,那位大學任教的也退休了,我有了基本的成員便積極連繫參訪對象、安排路程,也很快招募到理想的人數。在春暖花開、日照最長的五月天到了赫爾新基和優伏斯科拉兩個城市,參訪高齡社會公共政策的研究機構和照顧機構、老年住宅,與專業工作者深談,同時也以自助旅行的方式享受美麗的森林、湖泊、海岸、公園、古蹟和現代化國際都會,大家都深感不虛此行,美夢成真的感覺真好。

2015-09-11

顧燕翎----作者簡介

顧燕翎生於南京,成長於岡山,求學於台北、美國,長住於新竹。

1970年代開始投身婦女運動、任教交通大學,曾協同創辦婦女新知基金會、台大婦女研究室、女書店、台灣銀領協會等民間團體。19961998分別以《女性主義理論與流派》、《女性主義經典》獲得聯合報十大好書獎。之後任職台北市政府,擔任公訓中心主任及社會局長,自此熱衷從不同社會角度整合公共政策。2006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頒贈家庭價值獎,2009獲得梁實秋散文獎。
顧燕翎以女性主義者的眼光來創作,呈現出魅力獨特的散文風情。

新書:都是陌生旅程的起點  九歌出版 2015年10月

此書於2016年經國立台灣文學館選為年度文學好書

2015-09-10

Yenlin Ku----the author


Yenlin Ku was born in Nanking, China and grew up in Kangshan, Taiwan. After going to college and graduate schools in Taipei and the US, she set up residence in Hsinchu, Taiwan with her mathematician husband Pei-yuan Wu.

2015-09-08

我的人生有轉折沒有退休 My life without retirement


顧燕翎
  人的一生從小到老不斷面臨選擇和轉折,前半段的選擇和遭遇多多少少決定了後半段的命運,例如,考大學、選科系、決定和誰結婚、進入那一個行業。只是年少輕狂懵懂,資訊不足,在大專聯考的年代,許多人的志願都按照過去的錄取排名填寫,分數決定了科系。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在洪流中出國留學成了畢業後無法抗拒的選項,連自由戀愛的婚配對象都逃不出既定的標準框架。人生的轉折就在不知不覺中隨著前人的軌跡走了下去。

2015-09-07

芬蘭高齡照顧參訪心得

顧燕翎2015/6/3
緣起
  這一切都從2010年十月開始,我到行政院婦權基金會參加一場北歐社會福利座談會,主講人之一是一位年輕的芬蘭女性人類學家Taru Salmenkari

  許多年來,北歐的社會福利制度在台灣都被引為標杆,公共論述造成了「北歐各國政府做到了從搖籃到墳墓無微不至的照顧」這種印象。基金會事後公佈的座談摘要也明白寫道:「社會福利制度會照顧老人。」但是我卻在演講中聽到了一些不同的訊息,福利制度似乎不若傳說中的完善。

2015-09-06

靠死人養老人:行政邏輯錯亂的「十年長照2.0」

2015/09/04 12:19

沈政男(老年精神科醫師、十五年長照經驗)聯合電子報
蔡英文說要做「十年長照2.0」,可知「1.0」版是何等模樣?幾個月前我的一位獨居、堅持不願與子女同住的失智阿嬤病患,由家屬向縣市政府長照窗口申請十年長照居家服務,一位社工家訪以後發現,阿嬤能走能跳、問她會不會自己吃飯洗澡都回答會會會,結果家屬的申請被打了回票,但我前往家訪明明發現阿嬤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日子,於是最近又鼓勵家屬申請十年長照服務,想不到返診時家屬告訴我,核定時數少得可憐,還是家屬苦苦哀求才允准,理由是阿嬤活蹦亂跳,看起來不像需長照。我聽了氣炸了,馬上打電話到長照窗口質疑那位社工:你是不會來問問她的主治醫師嗎?阿嬤都中度失智了,還不能申請十年長照啊?
何以致之?為什麼「十年長照1.0」原本規劃一年全國花八十億,結果實際執行僅有二十幾億?蔡英文認為全因國民黨政府怠惰與扯前朝後腿,由她來做「十年長照2.0」,可以把現有規模擴增數十倍,做到每年三百三十億的長照服務,真的是這樣嗎?

2015-08-24

婦女政策個案討論:公共場所母乳哺育條例 Discussion on the Act of breast feeding in the public place

燕翎

2010年公共場所母乳哺育條例公布並實施後,在台灣各地積極推動,但也引起不少問題,以下為我和一位地方政府執行此政策的同仁的對談,可以看到公務員的認真與優秀,但也反映出我國立法品質的問題。試圖用簡單的思考快速解決眼下的問題,卻因為缺乏全方位思考而可能製造出新問題。

2015-08-22

家外之家 Home away from home

顧燕翎
大家都知道,十九世紀基督教女青年會的成立是為了年輕女工。工業革命後,一波接一波的年輕女性從歐美的鄉村湧入城市謀生,工作環境惡劣,漂泊不定,還得面對社會上的性別歧視,例如女人不可以單獨外出用餐。中產階級基督徒女性開始帶領祈禱及提供住所,並四出募款,為她們建立棲身之處,讓她們共同生活,相互照應,發展出家外之家的觀念。

2015-07-25

Interview with Ku, Yenlin

 Chong Su

Date and Time: Jan. 19 2015, 1:30 pm
Place: Conference Room in Taipei YWCA, Taipei (島西路 No. 7100 台北市 中正區 島西 No. 7)
Participant: Ku, Yen-lin (Chairperson of Taiwan Senior Citizen Leaders' Association and former Chairperson of Awakening Foundation)

2015-07-16

經濟/長照保險法應妥適規劃及早上路

2015-07-11 02:03:55 經濟日報 經濟日報社論


長期照顧服務法通過後,初步建置了長照服務制度,對照護人員、機構、品質有妥適的規範和管理措施,算是踏出成功的第一步。但是,「錢從哪裡來」的問題如果沒有妥適規劃,長照法仍是徒法不足以自行,接受長照服務者的尊嚴及權益是否獲得保障也是未定之天。因此,長期照顧保險法草案的設計及能否通過,是長期照護制度能否可長可久的關鍵,實為當前急務。

2015-06-23

代理孕母要不要合法化

顧燕翎

6/23
以下是我對行政院衛福部正式提出的建議:

一、電訪調查討論的是代理孕母要不要合法化, 也就是要不要透過立法明定代理孕母在台灣可以合法進行,所以我們對照的應當是代理孕母已經有明確法令規範的國家,而不是那些代理孕母在非法狀態之下進行,只是政府沒有干涉的國家。允許或不允許的法律意義過於模糊,應當以合法化為準則。

2015-04-10

你也在這裡!So you're here too

顧燕翎

張愛玲曾經如此寫到愛:「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裡,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也沒有別的話可說,惟有輕輕的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裡嗎?』」

  「十年修得同船渡」,即便沒有愛情,相逢,這萬千中的機遇,亦足以珍惜。只是,相逢、相識、甚至相知之後,總以為還有時間、還有機會,也往往因為還有別的牽掛,即使居住在同一個城市,也因一再磋跎,便再也無緣重逢了。因此,特別感激那些努力維繫情誼的老友,也感謝那冥冥中牽引的力量,讓許多重逢在意料之外發生,激發新的感動。

2015-03-10

2015 婦女節奇景 A bizarre scenery on the international women's day in 2015 Taipei

顧燕翎

  台北市長柯文哲在慶祝婦女節的「性別議題公共論壇」中,因為脫口說出台灣「進口」卅萬「外籍新娘」,把女人比做貨品,現場譁然,一連數天成為新聞焦點和網路熱門話題,支持和反對的言論都汗牛充棟。更有「婦運大老」善心大發,跳出來緩頰,稱之為「口誤」,完全有別於以往之犀利,構成台灣婦女節最奇異的風景。我相信柯P並無意公然侮辱新移民女性,但心中存在已久的性別和種族歧視在不經意間流露出來也是事實。社會局為了創造「百日維新」的績效,設計了大量婦女節活動,最後竟然被一個負面用語掩蓋,著實令人扼腕。

2015-02-16

研究、教學、與服務的一個風範 ---- 專訪吳培元教授

訪問者:許元春教授
(現為國立交通大學應用數學系教授)

編按:吳培元教授,台灣大學學士 (1969),印地安那大學博士 (1975),研究專長為算子理論、泛函分析及矩陣分析。曾經擔任交通大學應用數學系教授、系主任及講座教授,於2014年退休。研究上曾獲得莊守耕公益基金科學獎 (1984)、國科會傑出研究獎 (1985年、1987) 及教育部理科學術獎 (1989)。曾經擔任多種國際期刊編輯並於1998年至2000年為Taiwanese Journal of Mathematics主編。數學會為表彰其對台灣數學界的貢獻,於2002年頒授其中華民國數學會學會獎。

2015-02-06

訪談台灣婦運領袖顧燕翎

亞洲協會區域合作主任 John J. Brandon
亞洲協會台灣資深顧問 左正東

做為一位社會領袖,回顧過去,你事業的最高成就是在什麼時候?

我很少考慮個人的事業成就,總是關注當下,當下就是我的最高成就。

我有幸生於戰後新生代,青春期正逢經濟成長、政治穩定的年代,年輕的我們懷抱改革熱情。1970年代初大學畢業赴美留學,接觸到萌芽中的女性主義運動,啟發了我的女性意識。回台後自1976年投身婦女運動迄今,是台灣第一代的婦女運動及婦女研究者。首先於1985年在交大開設女性主義課程,並以女性主義角度發表研究論文。同時也為拓荒者出版社、婦女新知雜誌等刋物撰文、編寫書籍,與友人籌組婦女新知基金會、台大婦女研究室等。1998年任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期間接受馬英九市長邀請進入台北市政府,先後擔任公務人員訓練中心主任及社會局局長,是台灣首位女性主義從政者(femocrat),首先開設女性領導班、制定台北市女性權益促進辦法。從公職退休後於2010年與友人共組銀領協會,關注高齡社會的公共政策。

2015-01-31

A Conversation with Taiwan Women’s Movement Leader Yenlin Ku

 

December 17, 2014
Blog-Banner_60-60v2The Asia Foundation’s director of Regional Cooperation Programs, John J. Brandon, and Chen-Dong Tso, the Foundation’s senior advisor in Taiwan, recently spoke with former Asia Foundation grantee, Professor Yenlin Ku, a leading feminist in Taiwan who ProfKuhelped to establish Taiwan’s first women’s studies center.

2015-01-27

自己的地圖自己畫

顧燕翎
           
    多年前和一群女性友人談起什麼是「好女人」,一位年輕女士搶先說,「快樂。」大家都笑了,並不是否定快樂的重要,而是覺得與事實相去太遠。最後大家同意社會接受的「好女人」應是: 溫柔賢慧、吃苦耐勞、傳宗接代、貞潔、善良、無我等。

2015-01-18

農委會性別平等小組提案

顧燕翎 104年1月28日

提案一:發展全國性女農民組織,以彌補農漁會女性代表性不足之問題。
說明:農漁會決策階層女性代表不足之問題受到婦女團體垢病已久,農漁會由男性主導之傳統,一時之間扭轉不易,但可以另外鼓勵、協助女農民形成組織,以平衡女性在農業體系之發言權。在當今網路時代,可以不受限地區,組成全國性組織。當前臺灣有很多優秀的女農民,其表現不輸男性,文字及口語表達能力好,也較會利用網路行銷,是家庭農業的主幹,而家庭農業不僅是聯合國為了糧食安全而努力推動的農業發展方向,也是國家安全的基礎。
不論基於提升農業人才、加強農業發展、保護國人健康(保障糧食的品質與產量)或達到性別平等,都應鼓勵、扶持女農及其決策參與權。

2015-01-14

災後: 導讀電影山豬溫泉(導演郭珍弟)

顧燕翎

  2011年婦女國是會議討論權力、經濟、就業、家庭、人口、教育、文化、司法、醫療、環境、科技等議題,總共分為七大主題。其中六大項全屬人類社會的內部管理,唯獨最後一項談到環境,稍為觸及了人類社會的外部關係:人與自然。從生態女性主義萬物共生的角度來看,這樣的比重無意中展現了我們所熟悉的人類中心思想,以人為本位,卻忽略了人對地球、對其他生物的依存和責任。環顧週遭,我們其實生活在一個資源有限的星球,與其他生物的存活環環相扣,台灣島更是不到三萬三千平方公里,三分之二是山地、天然資源不豐、長期缺水。若談經濟不考量環境,談人口結構不考慮總量與品質,談醫療不探討與萬物共生的健康生活,享用資源不思保育,自然的反撲將離我們越來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