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像1 畫像2

遊民畫家泊仔送的畫像,在左圖中白鳥的右下方,就是他自己。

  我想我是一個認真的人,有時候到了嚴肅的地步。還記得剛入小學的第一課就是ㄅㄆㄇㄈ,老師說下週要考,可是一週過去了,我還沒全學會,急得不得了,回家就發燒了,媽媽還得幫我惡補。下星期老師竟然完全忘了考試這回事!而我至今餘悸猶存。
  最近一位好友退休,她在嚴肅這件事上比我更勝一籌,在我們為她舉行的餐會中一絲不苟地討論未來生活的意義,我勸她不必急,不妨先混一混。李豐(寫《我賺了四十年》的那位台大醫師)在電話上聽了我的轉述,大笑道:「你混得怎樣?」我說:「不錯啊!」她卻不以為然:「我聽妳聲音就知道妳還是那樣,說話太快了!」幾十年來她一直勸我慢下來。慢才能品味生活,才能靜攬人生,才能修鍊身心。
  不僅需要調整步調,我也想改變自己的寫作風格,輕鬆一點,閒適一點,更多一點生活,多一點感覺。渴望有自己的部落格,不被字數、時尚、市場、刊物風格、主編好惡綁住。大部分是為自己寫吧,也為了分享,至於未來,就交給上天了。 email: yenlinku@mail2000.com.tw
 

2016-02-20

就業政策、媒體與藍帶 Employment policy, the media and Le Cordon Bleu

顧燕翎 

  法國巴黎藍帶主廚來到台灣,竟然受限於法令只能教法文嗎?高雄餐旅大學在教育部誤導下,砸了1.8億元,設立藍帶廚藝卓越中心,硬體都到位,廚師也來了,卻不能授課­這是上週各媒體競相報導的聳動新聞,也導致教育部和勞動部備受抨擊。可是這是事實嗎?

  教育部不是早就放寬大學師資的專業資格了嗎?具備專業技術的各行各業都可以進入大學任教,且已行之有年。於是我打電話詢問國立台灣觀光學院的朋友,答案是他們多年前就已經聘任了法國藍帶主廚,大廚們也領了國立大學的薪水,朋友說,他們擅長的是廚藝,不是法語教學啊!

  後來我去參加勞動部召開的專案會議,高餐也派了代表,才發現所有閱聽人都被媒體誤導了,原來不是高餐聘請廚師教學受到阻擋,而是藍帶公司想要擴充亞洲版圖,主導營利課程,且保護其智慧財產,不願受到大學法或大學推廣教育實施辦法限制,才決定與大學合作成立公司,以補習班的名義合法註冊,廣召國際學生;而校方也欲藉合作機會,推動中華美食的國際化教學。既然是合資公司聘用人員,便受限於就業服務法,而就服法為保障本國人就業,對外國人求職做了條列式限制,但仍加了一條彈性處理的原則:其他因工作性質特殊,國內缺乏該項人才,在業務上確有聘僱外國人從事工作之必要,經中央主管機關專案核定者。」
 
  會議中政府和民間代表都同意專案放寬,但同時也預期類似的案件會隨後增加,且可能良莠不齊。全球化的今日,國際間的交流和競爭勢必有增無減,如何既提升台灣的競爭力,又不損國人就業機會,需要政府有效把關和業者自律。例如藍帶廚師有分等級,既是教學,應是最高等級和具備豐富的工作與教學經驗者,而非國內已充斥的初級藍帶,才不致於殺鷄取卵。同時,也請媒體和名嘴珍惜言責,做好功課,請媒體主管做好品管,不要看到影子就開槍,損害媒體本身及政府的公信力。社會的發展和公共政策品質的提升需要各方共同呵護與努力。

 

1 則留言:

曾麗容 提到...

顧老師,您寫得太棒了! 社會上真的需要有願意為分歧觀點求證,不附和各說各話,願意為大眾謀福祉的人! 那就是願虛心求教,耐心求證,用愛心彌補裂痕--不是讓裂痕擴大,而是讓愛心彌補。您正是這樣的人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