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像1 畫像2

遊民畫家泊仔送的畫像,在左圖中白鳥的右下方,就是他自己。

  我想我是一個認真的人,有時候到了嚴肅的地步。還記得剛入小學的第一課就是ㄅㄆㄇㄈ,老師說下週要考,可是一週過去了,我還沒全學會,急得不得了,回家就發燒了,媽媽還得幫我惡補。下星期老師竟然完全忘了考試這回事!而我至今餘悸猶存。
  最近一位好友退休,她在嚴肅這件事上比我更勝一籌,在我們為她舉行的餐會中一絲不苟地討論未來生活的意義,我勸她不必急,不妨先混一混。李豐(寫《我賺了四十年》的那位台大醫師)在電話上聽了我的轉述,大笑道:「你混得怎樣?」我說:「不錯啊!」她卻不以為然:「我聽妳聲音就知道妳還是那樣,說話太快了!」幾十年來她一直勸我慢下來。慢才能品味生活,才能靜攬人生,才能修鍊身心。
  不僅需要調整步調,我也想改變自己的寫作風格,輕鬆一點,閒適一點,更多一點生活,多一點感覺。渴望有自己的部落格,不被字數、時尚、市場、刊物風格、主編好惡綁住。大部分是為自己寫吧,也為了分享,至於未來,就交給上天了。 email: yenlinku@mail2000.com.tw
 

2008-03-14

為豬年劃下完美的句點

artichoke鄭至慧
 
  昨天在寒風苦雨中,去兩百多公里外的兩個海邊小鎮,做完豬年最後兩個採訪,順利,但辛苦。穿得太多,又要打傘,身軀笨重,手指僵硬,外加不停拍照,結果是把手機和頗貴的相機各摔了一次,希望才用半年的相機不致因此夭折。


  工作結束後,先去火車站看回家的車班。運氣真好,四十分鐘後就有車。“有座位嗎?”我悲觀地問道。窗裏的人面無表情地點點頭,啊,狂喜(早上來的時候無座,一路坐在最後一排椅子後面的金屬腳踏板上。還過得去,沒什麼好抱怨的,只是屁股有點涼)。

  既然如此圓滿,便踅到車站邊上,小鎮最有名的餐廳去。心情大好的關係,一口氣把它的招牌菜幾乎買全了。計有:燜鴨(連湯帶料,約兩公斤)、鯊魚煎餅(三片)、鹵土黃魚(兩條)。加上採訪時向文物館借的縣誌等四大本八開巨著(沒秤,想來也有好幾斤重)、採訪途中買的特產:芋頭兩個芋莖一把(約兩公斤)── 啊,背包那個重呀。我背著全部行當蹲下去上廁所,差點爬不起來。

  回到車站門口,得知晚點十七分鐘。利用時間打電話遍告諸親友,本人即將抵埠;買了好多好菜,共進小年夜的宵夜如何?

 “這麼冷,又這麼晚……”
 “所以才要互相取暖呀。”
 “好吧。八點半再聯絡,看你那時到哪兒了。”
 “嗯。記得晚飯少吃點。”

  該回鄉的人可能已經走了大半,車廂裏竟然十分冷清,可閱讀,可小睡。只被不時打來詢問里程的手機吵醒,也是愉快的。

  九點整,進門。一分鐘後,門鈴響起。把燜鴨放在電磁爐上燒開,房間整個暖了起來。烤箱把鯊魚煎餅烘到焦黃,散發海的香氣。洗一棵塌顆菜,入鴨湯中沈浮,帶來我最喜歡的綠色。調一杯橙汁加冰塊加伏特加,歎一口滿足的氣,如君王般坐下。

  互相取暖至深夜。祝大家來年更好。

1 則留言:

helen 提到...

我對背著所有行當去上廁所差點爬不起來好有感覺啊. 能用這麼貼切的方法來形容身邊的事真的是把作者與讀者的距離拉近很多.